博文资讯

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(A)


更新时间:2019-11-21  浏览刺次数:


  尤其去一个陌生的地方,还有10米左右到达终点时,手机的各种导航软件就会提示“目的地已经在您附近”,但对盲人而言,“别说10米,3米都很要命了,尤其过马路的时候”。

  她身边还有一只叫阿拉丁的导盲犬,陪伴她已经有一年多了。阿拉丁会小心地引导琼卉走干路,自己走在积水里,下楼梯时会护着琼卉不让她摔倒,但生活中糟心事还是不少。

  好不容易等来了一辆之后,司机一开门,看到阿拉丁就吼一声“狗不能上车”,然后“啪”地一声把门关掉,绝尘而去,琼卉只好继续等,结果第二辆车到站,车门打开,司机一看到阿拉丁,又是“啪”地一声关掉了车门,如此反复,经常一连几趟车都上不去。

  有一次,又被拒绝带阿拉丁上车的琼卉与司机理论,司机给公司打电话请示之后让阿拉丁上了车,结果有乘客不满,冲司机发了句牢骚,司机大声“呵斥”那位乘客:“她是瞎子,我们领导说让狗上车,我有什么办法?”

  但还是好人多,“有时候司机不让阿拉丁上车,还会有乘客帮我说话,‘导盲犬可以上公交车我都知道,你专业公交车司机都不知道吗?’,这种时候我真的特别感动”。

  蔡琼卉出生在杭州富阳一个农村的四口之家,一家人和乐融融。8岁时的一次意外,让天真灿烂的她永远失去了光明,人生尚未正式开启,上帝似乎就回收了所有的可能性。

  刚失明时,因为年纪小,琼卉不懂失明到底意味着什么,但很快,她被迫与生活的残酷正面交手。

  “我休学在家,很快就呆腻了,想不明白自己怎么还不能去上学,为什么不能像以前一样和别的小朋友一起出去玩?”

  琼卉的情绪开始变得抑郁暴躁,一点就炸,吃饭的时候家人没把筷子递到手上,她在碗边没摸到就会发脾气。

  这样过了一年半,琼卉开始懂事,开始体谅家人,有什么不痛快就会逼着自己忍,“我妈妈现在视力也很差,我出事后她眼睛哭坏了,她一哭,我就跟着哭,很多次想到了去死”。

  在学校里,琼卉发现很多同学同样看不见,甚至天生失明,但是他们很能干,这对10岁的琼卉刺激很大。

  她慢慢地明白了,虽然看不见了,但还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去做。失明前,琼卉觉得上学是一个很辛苦的包袱,此时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让她无比珍惜学习机会,尤其是11岁开始学的琵琶,让她爱不释手。

  盲校教学分为两种,一种是与普通学校一样教授文化课,另外一种是推拿班。在国外,盲人可以从事的职业很多,包括程序员、律师、文秘、心理咨询师等等,但在国内,99%的盲人都只能做推拿。读高中的时候,同级30多个同学只有她选择了读普高,其他所有人都上了推拿班。

  很多老师善意地劝她还是学针灸推拿,至少毕业后工作不愁,但琼卉觉得试过了至少不后悔,即使音乐专业毕业后就业不理想,再回头学推拿也来得及。

  盲人学琵琶有两大难点,第一是识谱,琵琶曲很难用简谱的盲文谱表现,因为琵琶曲谱有很多技法符号,而简谱只能表现简单的旋律线条,盲文谱的打印成本也非常高,所以琼卉只有靠老师上课的时候抓紧时间背诵,以及自己听曲扒谱,这就让学习的效率大为降低。

  技法的训练就更辛苦了,健全人只需要看老师弹奏就知道该用怎样的手型,而盲人只能靠摸,不仅容易走样变形,手指也更容易受伤。琼卉的右手指甲缝经常卡到钢丝琴弦里,被琴弦割裂出血,受伤了但是练习不能停,旧伤未愈,再添新伤,手指经常几个星期都血津津的。但是每次学完琵琶,看到等在门外的家人,琼卉就告诉自己要咬牙顶住。

  2013年琼卉考大学时,内地只有北京联合大学和长春大学两所学校招收盲人,专业也只有针灸推拿和音乐两个方向,琼卉没有犹豫,冲着北京丰富的教学资源和实习机会,破釜沉舟地只报考了北京联合大学的音乐专业。

  不仅家人担心,琼卉自己心底也忐忑。不幸失明后,因为媒体报道,琼卉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,她一直以来的努力也让不少人对她抱有不小的期待,她害怕自己万一考不上,辜负了一直以来的所有善意。

  在北京联合大学的招考现场,考场外的整个广场上密密麻麻,站满了报考的学生和陪考师长。而且在当年的三四十个考生当中,有8个是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演员,他们凭借专业级的演奏水平已经“预订”了12个录取名额中的8个,留给琼卉他们其他考生的,只有最后的4张入场券。

  考专业课的时候,“看”着考生们一个一个被叫进考场演奏,旁边是其他考生的老师在对他们进行最后的指导,琼卉心里按捺不住的紧张。终于,轮到自己了,上战场的琼卉开始弹自己准备的《草原英雄小姐妹》,结果只弹了两分钟,三位考官就告诉她可以出去了,“别人进去都弹蛮久才出来,我才弹了这首曲子四大段当中的第一段就不让我弹了,这到底是弹得好呢还是不好呢?”

  等待结果的两个星期里,琼卉坐立难安,时时刻刻抱着手机查成绩。最终,只要200多分就能录取的文化课成绩,琼卉超过了400分,专业课成绩也非常理想,北京联合大学方面怕琼卉也报考了其他学校,负责招生的老师还专门打电话过来“招揽”。

  为了让自己就业多一种选择,琼卉在大学时还学了钢琴调律专业。学琵琶难,学习钢琴调律也不是件容易的事,立式钢琴有8800个零部件,三角钢琴更是多达11000-12000个,不同品牌和款式的钢琴在结构上也有差异,因为看不见,零件的分布和相对位置掌握起来就更难,被木头和钢丝划破皮是常有的事。

  没有捷径,只有练习。每天泡在琴房里联系五个多小时,一开始45分钟都拧不完一台琴,后来5分钟就能搞定一台钢琴的整理维护,因为长期拆装钢琴,琼卉笑言自己胳膊上都练出了肌肉。

  琼卉很早就决定毕业后回家乡工作,所以大三的暑假她就开始做准备,那个夏天,她顶着大太阳,一家家去敲富阳一些琴行的门,想免费给对方调琴。没有人放心让她动手,“先不说你的专业水平怎么样,你看不见,万一把我琴上的漆磕掉了怎么办?”

  琼卉从小的琵琶老师知道之后,就帮忙联系推荐,有几家琴行老板决定让琼卉试一试。业务能力是最好的王牌,琼卉调完之后,大家都心服口服,慢慢地有不少琴行的老板都把自家店铺的钢琴售后服务交给了琼卉。

  大四毕业回到家乡后,琼卉先通过熟人介绍业务,认认真真地做好每一单,一台琴一台琴地积累技术和口碑。一个琴键不齐,原因可能有二十多种,一开始琼卉在客户家要花很长时间才能找到原因解决问题,回来后琼卉就在自家钢琴上研究,“现在,钢琴在我手上,我只要弹一下听一下声音,就能判断是哪里出了问题”。

  有一次,一个朋友介绍了一单业务,客户事先不知道她是盲人,打开门的那一瞬间,对方的怀疑劈头盖脸就下来了,“你会调钢琴吗?!”好不容易说服对方进门之后,在拆装维修的过程中,客户一直站在旁边,生怕琼卉把琴拆坏了。等到琼卉把琴调好,对方上手一弹,一下子惊呆了,当场就要加琼卉的微信,还在朋友当中给琼卉做宣传。

  这样过了半年,琼卉觉得在家里“等”业务太被动,经常很久都等不到一单,就在淘宝上开了店。慢慢地,慕名而来的客户多了起来,甚至有人打听了四五个朋友辗转联系到琼卉,一定要琼卉给他调钢琴。淘宝店也将琼卉的业务范围从富阳扩展到了更远的萧山、滨江甚至桐庐,现在每个月琼卉都能接到20多台钢琴的调律业务了。

  不管距离远近,琼卉都统一标准收费,也会给一些学校打折甚至免费调琴。只要有人找上门来,提供基本的交通费用,琼卉也非常乐意去消防队、香港挂牌出码表,医院、学校做一些琵琶演奏和朗诵节目的公益演出。琼卉也完全不避讳自己失明这件事,有些公益组织找到琼卉,邀请她去给一些小朋友开讲座,琼卉也会满口答应。

  “小朋友意志力不坚定,贪玩,不愿意学习,我的故事会让他们觉得,比他们辛苦艰难那么多倍的人都那么努力,自己还有什么理由偷懒?只要他们因为我的分享而改变一点点,我就觉得我的存在很有价值”。

  关键词

  本文为自媒体、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